爱情价值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8:45
  • 人已阅读

  用“如胶似漆”形容两人的关系,恐怕远远不够。胶是死的,人是活的,人比胶生动。

  

  女人面对的是死亡婚姻。丈夫不知怎么就有了婚外情,她感觉内心无法承受,便找对方的老公交涉。没想到那人愤怒得失去理智,把自己出轨的妻子杀掉,然后自杀。这件事轰动全城,险些误了丈夫的前程。因此,丈夫视她为仇敌。丈夫在人前,对她百般温柔,单独相处时,却惨无人道地折磨她,而她感觉自己惹了祸,所以,一直默默承受。直到结识了现在这男人,女人才结束了生不如死的日子。

  

  女人对男人的依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所以她经常千里迢迢跑到男人的城市偷欢。

  

  男人单身。女人想,男人是她的太阳呢,有他的照耀,自己活下去就有希望。

  

  那次命案的惊吓,使女人落下了毛病,夜里常常睡不着觉,那种恐惧让她痛不欲生。医生提醒她,这恐怕是抑郁症,精神病的一种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

  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她与男人激情过后,竟然会偎依在他怀中,睡得相当香,往往一觉到天明。

  

  这更坚定了她嫁给男人的决心。然而,这念头萌发出来容易,付诸实施是要有决心的。她的丈夫似乎发现了什么,摧残依旧,却缄口不提离婚的事。

  

  女人想,你不是虚伪吗?我总算送给你一顶绿帽子了。

  

  这样一想,女人心头就晴朗了许多。

  

  女人把抑郁的痛苦跟男人说了。

  

  男人异常吃惊,你怎么不早说,我有祖传秘方呢,我配一些药给你,你试试,吃不好,也绝对吃不坏。

  

  男人就送给女人一大瓶子中药粉,告诉她用法用量和保管方式。

  

  女人用过那些药,病情得到了很大缓解,过了一年,她不再失眠。

  

  不再失眠的女人渐渐淡忘了当初的痛苦,她曾经几次想从楼上跳下去,结束这种零卖式的折磨。然而,病痛总是这样,过去就过去,没人能回忆得起来,何况,回忆那干吗呀?

  

  事情过去了三年。

  

  女人有位闺密,拿枚钻戒给她看。那钻戒光彩熠熠,看得她心里痒痒。

  

  2万多块呢。闺密陶醉地说,他真是个男子汉,出手大方。有一天请我吃顿饭,500多元,眉头都不带皱的。

  

  女人这才知道,原来不仅是她一个有出轨行为,这世上出墙的红杏多的是呢。不同的是,闺密被带着入住过高档酒店,获得过高档钻戒,虽然她目前不敢拿出来,但那价值不是爱情的见证吗?她呢,千里迢迢跑过去投怀送抱,无非吃、住在男人家里,喝过一点点葡萄酒,还是简装的,其他呢?甚至有时候连车票也要她自己购买,尽管她从来没计较过。

  

  女人心里涌出别样的滋味。是呀,男人要她的时候,似疯似癫,如痴如醉;爱的内容就如此简陋吗?想起来了,他替她治愈了顽固的失眠,仅此而已,仅此而已呀。

  

  无聊无聊无聊。女人越想越烦恼。她几乎算得上视金钱如粪土,也确实不止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谴责过那些唯利是图的女人,但她是怎样死心塌地地追随他的呀,车马劳顿跑去献身,这难道不值得对方豁出来倾家荡产地去珍惜去呵护吗?

  

  是自己犯了贱。女人过于主动,对方必然会看轻看贱了你,世上的事物莫不如此。

  

  女人如同忘记当年失眠的痛苦一样,渐渐淡化了对男人的爱。

  

  她想,真无聊。

  

  于是,女人把手机号码换掉。她发誓不再与那个男人联系,接下来的后果,由他自己承受去吧。

  

  再后来,女人离了婚。

  

  离婚后的女人压力极大,以至于她顽固的失眠又犯了。多次医治无效,痛苦中她想到了当年男人送她的药粉。

  

  然而,那个电话是男人专门为与她单线联系,特购的卡,彼此断了联系这么久,他会保留吗?

  

  抱着一丝希望,她给男人发了短信,请求他把当年的秘方告诉她。她说无论多贵她都可以报销,这样,会避免一些尴尬。

  

  没想到短信很快回复了。男人吃惊地反问,那药方是去根的呀,怎么会犯了?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难事,需要他帮忙的话,千万别憋着,说出来他会尽力而为的。男人把药方发了过来。

  

  女人冷笑道,空话是当不了饭吃的。你连一枚钻戒都没有,谈什么尽力不尽力。

  

  她再次换了电话。

  

  然而女人一去药房,她着实吃了一惊。那个方子含有多种名贵药材,配一剂,要上万元!她做梦也想象不出,区区草药值那么多钱。此时,男人送她药时那种轻描淡写的样子浮现在眼前……

  

  女人哭了整整一夜。女人想起了男人诸多好处。但是,她隐约感觉到两人不会回到从前。确实如此,再好的刀伤药,也不如不割口,她心中并没彻底原谅男人呢。确实想我,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,这点诚意都没有,这分明是让我惯出了毛病,难道我还会再度主动投怀送抱吗?

  

  又是三年。

  

  女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男人打来的。说他病危,躺在了医院里。他煞费苦心找到女人的电话,只为临死前有个遗愿。

  

  女人到底心软,急忙赶到病床前。

  

  男人嗫嚅再三,说,当年想送她点什么,但看她如此高洁,怕亵渎了感情,始终没敢启齿。如今他要走了,不把这份心意送给她,死不瞑目呀。

  

  那是一个高额活期存折。男人说,钱自存入后就一直没动,恳求她别因此俗看了他,毕竟他快走了。

  

  女人一下子昏倒在男人的床边。